苏州曹氏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标题图片默认

新闻/博文

联系方式

苏州曹氏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吴中经济开发区尹中南路1088号

电  话:0512-65164679

传  真:0512-65251716

手  机:13776057302

Q    Q:837417997

网  址:www.szcsdzkj.com

               www.cs-test.cn

Email:sales@szcsdzkj.com

              sales@cs-test.cn

微博:http://weibo.com/szcsdzkj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博文 >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传销披新经济外衣 换高科技内核

3年前刑法增设了“组织领导传销罪”,但时至今日,传销这一“经济邪教”仍垂而不死,不断升级换代,产生新的变异,麻痹欺骗善良的人们,攫取不法利益。

据调查传销活动开始蔓延传播,地域逐渐由原来相对集中的广西来宾等“重灾区”,向中西部和少数民族地区蔓延,现已扩展到几十个“重灾区”;参与传销的人员已由过去单一的低收入困难群体,向“高层次、高学历、高收入”人群扩展。 

披新经济外衣 换高科技内核

目前,大部分传销组织已不再宣称自己是“传销”,而是以更加隐蔽和更具人性化的面目来掩饰违法犯罪实质。如由原先的实物传销转为虚拟传销,打上“连锁销售”“资本运作”等旗号,或披上人性化正规化的“外衣”,对受骗群众不再人身控制、集中授课,而是以“热情”“亲情”“人性”“自由”的谈话给受骗者“洗脑”。

更有甚者,编造虚假文件、理论,伪造中央领导讲话,以直销、商务公司等“华丽外衣”诱骗群众。如在宁夏、广西部分地区,记者均遇到传销分子以“西部大开发”“北部湾经济区开放开发”等政策为名骗人“入行”。

今年2月份,《经济参考报》记者进入南宁一个“商务商会”传销团伙的高级住所暗访,先后有七八拨人分别为记者一个人“讲理论“解政策”和画“财富模式图”。一位杨姓中年妇女自称是“公司管理小组组长”,另外几人则分别代表“宣讲部“财务部“市场部”甚至“纪律监督小组”。

国家工商总局直销监管局局长张国华告诉记者,现在传销组织内部架构严密、分工明确,组织化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在近年查办的一些大案要案中,执法人员发现一些传销组织竟然有专业的财务、培训软件,参与者甚至有软件专业的博士毕业生。

记者调研了解到,近年来网络传销因为“安全性更高、隐蔽性更强”而备受传销组织青睐,已成为传销活动的主要形式。犯罪分子以“电子商务”“网络销售”“网络加盟”“网购平台”等名义,借互联网销售产品提成计酬、发展会员抽取佣金。

据江西九江市工商局局长孔祥华介绍,在2011年“香港安格医药集团网络传销案”中,传销人员等以电子商务网站为依托骗人入伙,收取480元到4800元不等的会员费,短短8个月在九江就发展500多名会员,涉案金额达200多万元。

国家工商总局直销监管局禁止传销处处长刘敏及湖南、安徽、宁夏工商局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传销组织在拉新人“入行”时,都有专门如何应对公安、工商检查的培训;针对“三级且30人”的立案追诉标准,传销活动大多化整为零、灵活机动,集中活动时还有人“站岗放哨”;一些传销组织分工专业、交叉培训,高级头目异地指挥甚至境外遥控,使得执法机关难以掌握传销证据。

暴富心态催生传销者源源不断

一些干部和专家学者分析认为,传销分子之所以像割韭菜一样“一茬接着一茬长”,是因为社会上一些人急功近利暴富心态在起作用。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江西省饶州采访一传销案B级头目王明(化名)为何走上传销之路时,来自河南农村、大学毕业的他略加思索说:“当时觉着干这行儿挣得多、来钱快,可以一夜暴富。”

广东省工商局打传办专职副主任朱国汉认为,虽然当前我国人民的物质生活有了极大改善,但购房、就医、上学、养老等负担仍不小,部分地区群众生活成本仍然很高,人们思变追求财富,无形为传销活动扩散蔓延提供了可乘之机。

同时,就业压力也使一部分大学生、复转军人及青少年群体走入传销歧途。安徽蚌埠市工商局局长王斌和民间的“中国反传销志愿者联盟”会长凌云(本名邹凌波)等分析说,新生代农民工、刚毕业的大学生以及一些复转军人,思维活跃、富于幻想、敢于冒险,但缺乏对市场的全面了解,他们求富心切,从而成为传销组织诱骗、“洗脑”,并通过“示范作用”继续去迷惑和欺骗他人的绝佳对象。

在宁夏贺兰县公安局,记者翻阅这个县近年来收缴的传销授课笔记,其中,“思想复制”“实话实说交流心得”等授课内容让人感到震惊。

贺兰县公安局副局长陈清告诉记者,现在的传销分子越来越重视对下线的思想控制,他们不再“一对多”地集体授课,而是“一对一”甚至“多对一”通过开放式“洗脑”,密切关注和“引导”传销人员的思想动态。

江西公安厅经侦总队副总队长张思伟等认为,随着国家打击传销综合工作机制的逐步完善,传销组织逐渐改过去控制受害者人身自由,为不断对下线人员重复、强化记忆传销理念,并通过“示范演绎”“定期交流”“一对一关怀”等方式,加大对传销受害者的思想控制,并有效规避打击。

“母亲发展不来下线,只好把儿子骗来;儿子为了发展下线,又把父亲骗来。自古到今,亲情友情都是中华民族最美好的情感,但是传销却让人变得亲情泯灭、道德沦丧。”湖南省工商局经济检查总队副总队长肖向阳一谈起传销的危害就气愤不已。

他告诉记者,近年来全家被骗传销的案例越来越多,造成父子反目、夫妻成仇甚至杀害亲人等刑事案件。

河南省济源市2011年曾宣判的一起非法拘禁罪令人发指:主犯刘萌萌进入传销组织后为发展下线,以自己受伤为借口将母亲骗到济源,并要求母亲参与传销。遭到断然拒绝后,刘萌萌将母亲锁在出租房内。母亲在规劝女儿无效且失去人身自由的情况下,从5楼窗户纵身跃下,当场身亡。

在广西来宾,来自浙江丽水的池建军告诉记者,被朋友骗来做传销后,不但血本无归,还欠下不少外债。现在是有家不能归、债主天天上门、众叛亲离,“真是生不如死!”

传销人员呈现高智化、低龄化倾向

记者调研了解到,一些传销团伙组织性越来越强,有整套的口号、领导机构、运行规则和目标诉求,动员能力很强。

在宁夏采访期间,《经济参考报》记者遇到两位传销分子公然在宾馆大厅“授课”。一些打传干部告诉记者,近年来在严厉打击下,传销活动开始蔓延传播,地域逐渐由原来相对集中的广西来宾等“重灾区”,向中西部和少数民族地区蔓延,现已扩展到几十个“重灾区”。

近年来,参与传销的人员已由过去单一的低收入困难群体,向“高层次、高学历、高收入”人群扩展,除农民和城市无业者外,公务员、教师、大学毕业生、复转军人、实业家参与其中屡屡可见。在一些案件中,涉案主体更是呈现高智化、低龄化倾向。

据广西工商局副局长王其贵介绍,2009年北海“307”传销专案的95名被告人中有2名博士、2名硕士和26名本科学历,高智化人群超过31%。

河南南阳市去年成功摧毁了一个特大传销团伙,下线会员1万多人,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这一传销组织已经非常成熟:提出“稳定—健康—持续—发展”的“发展观”,制定了团队的“四项原则”和以“听从指挥、服从安排、执行决定”为主要内容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求团队“保密忠诚,绝对服从领导”,对于执法部门的查处,传销组织提出“我们不消灭敌人,敌人就消灭我们”的口号公然对抗。

>>本文来自苏州曹氏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2-05-28  【打印此页】  【关闭